郑棉目前呈现盘整格局,上下缺乏明显驱动。国内棉花需求偏弱,但市场预期最差的阶段已过,国内供给的主要变量在储备棉政策方面,国内的进口量+抛储量-可能的轮入量与市场预期的偏差将影响郑棉的估值中枢。


目前ICE期棉70美分/磅附近有较强技术支撑,随着中国外棉花平衡表改善,预计ICE期棉有修复性反弹动能,这将有利缓解进口棉对国内棉花市场的冲击。在供需相对平衡局面未被打破之前,郑棉振荡区间将由点价区间和套保区间构筑(15100—15600元/吨),重心随着用棉成本上移而逐步上移。


市场预期最差的阶段已过


国内外最新数据显示,纺服下游需求疲弱。1月以来,美棉出口数据持续低于去年同期水平,截至3月7日当周,美棉单周出口签约4.26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2.9万吨,显示即使中美摩擦缓解,全球棉花消费仍受到全球疲弱经济影响。3月14日中国公布2019年2月宏观及行业数据,考虑春节因素影响,纺服内销、外销仍然偏弱。


从出口增速低点看,2016年、2017年、2019年春节假期在2月初,出口增速低点或在2月,2015年、2018年春节假期在2月中旬,出口增速低点在3月。2019年2月纺服出口单月同比增速-35.72%,环比增速-47.83%,受到春节因素影响,美国征收关税的实际负面影响也逐步显现。服装零售1—2月累计同比增速1.8%,去年同期为7.7%,春节影响因素较小,显示国内纺服需求较为疲软。


产业链方面,目前处于传统旺季阶段,旺季情况总体差于去年。纺企、织企市场订单以春节前下单为主,节后实际订单新增不足。织厂反映大单长单依旧没有明显增量。纺企和织企都存在综合开机率回升不到位的问题,受到订单恢复预期不足和招工难影响。纺企棉纱、织企棉布呈现去库局面,整体压力逐步释放,但织企库存仍处于相对高位。


整体来看,国内棉纺消费处于偏弱稳定局面。经历去年四季度市场极度悲观的消费预期集中情绪释放后,随着中美磋商逐步向好、降低税费等有利实体企业的政策的施行,消费预期由往下到相对平坦,短期看消费预期最差的阶段已过,不过需求大方向仍然需要等待宏观数据和产业链层面的进一步证实或者证伪。


国内供给变量在储备棉政策方面


在消费预期偏弱格局未被打破的情况下,本年度的未知供给主要在于进口量+抛储量,不确定是否会有储备棉轮入,国内目前供给的变量主要在储备棉政策方面。2019年储备棉抛储已延期,近期传出公检消息,仍未有抛储时间和量的具体消息。


市场此前预期2019年度的抛储量为100万吨(去年是251万吨),市场对本年度的进口量+抛储量预估大数在270万吨左右,若国内的进口量+抛储量-可能的轮入量与上述数值有所偏差,预期差作用下,会对市场的社会库存库消比形成影响,进而影响郑棉的估值中枢,本年度棉花进口量被低估至少20万吨。


2018年9月—2019年1月中国棉花累计进口88万吨,按照主流机构平衡表预估2018/2019年度中国从中国外市场进口为160万—170万吨(2017/2018年度对应期间进口132万吨)来测算,2019年2月—8月剩余进口量为80万吨左右,低于2017/2018年度对应期间进口的85万吨,考虑中美磋商进展良好、国内进口限制逐步放开的趋势,这种情况不太合理。预计后期机构平衡表或会对2018/2019年度中国棉花进口略有上调。在本年度进口可能上调的背景下,储备棉的抛储量将影响期末社会库存。2019年若抛储超过100万吨,则将对盘面形成较为明显的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内低成本资源逐渐减少,资金仓储成本将逐渐增加,国内用棉成本中枢逐渐抬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