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春寒料峭,但棉纺织市场似乎已经开始“热”了起来。据了解,山东、河南、江苏等多地的纺织企业已开工,车间一派繁忙景象。


近几年,在行业政策的支持下,我国棉纺织行业的发展可谓是稳中求进。与此同时,随着新时代下我国纺织工业的不断发展,“科技、时尚、绿色”的新定位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新方向,也让纺织企业面临着新的挑战。


据有关部门统计,2014年~2016年,全国注册纺纱企业数目同比均呈现增长状态,2016年供给侧改革开始后,新增注册纺纱企业开始大幅下滑,直至2018年,纺纱新增注册企业同比下滑60.09%。2019年,供给侧改革持续,纺纱新增企业仍或有限,这也从侧面表明了我国棉纺企业的发展规模正由“量变”转向“质变”。


当前,市场竞争愈加激烈,环保、原料等要素成本不断增加,若继续依照原有模式,企业利润空间将不断被挤压。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2019年,纺纱企业又将如何寻求新的转型突破点以实现自身发展?对此,记者通过采访企业了解到,部分企业计划打破以往生产常规品种思想,调整产品结构,向着走差异化生产路线转型;部分企业表示将通过逐步淘汰落后产能、更换自动化程度更高的生产设备来转型升级;部分企业积极向绿色环保、节能减排靠拢……


生产特色产品占领高端市场


“这两年纯棉产品越来越难做,主要还是利润较低。”主营纯棉产品的河南某纺企负责人很是感慨。他告诉记者,2018年企业已经开始做混纺类的差异化产品,2019年的生产研发重心更要向此方面倾斜。


近几年,除进口纱外,新疆纺纱产能的释放,对内地纺企生产的中低支纯棉纱产品造成了冲击。避免同质化竞争,调整产品结构,做差别化、有特色的产品自然就成为众多内地棉纺织企业的转型突破点。据了解,安徽的很多棉纺织企业已经从最初的生产常规品种,转向生产色纺纱、花式纱等特色产品,通过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打造自身独特品牌效应及营销模式,巩固并增强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提升经济效益。


除此之外,近几年来,浙江已有不少纺纱企业,如龙游民嵘、宁海旭丰、桐乡威泰、易德等,也把开发花式纱线作为企业调整产品结构的一项重要举措。花式纱线生产已从小批量到大批量,生产量已占企业纱线总量的50%以上,不仅是棉纺企业,半精纺与毛纺企业也在扩大各种花式纱线生产,企业均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人们对服饰追求时尚化、新颖化、个性化等发展趋势,各种形态结构各异的花式纱十分流行。扩大花式纱线生产,提高在纱线中的比重,是企业转型升级的突破点之一,开发各类花式纱线,市场潜力较大。


目前,浙江省有不少纺纱企业利用毛、麻、丝纤维开发出多种混纺纱线,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如绍兴华通色纺公司开发的大麻混纺纱线最高纱支数达到80支,并以大麻混纺纱为原料开发出10大类系列产品,涵盖服饰、家纺及装饰类领域,受到用户好评。2019年公司会扩大毛、丝、麻天然纤维混纺纱生产,进一步占领中高端纱线市场。


据了解,毛、麻、丝纤维与棉纤维比较,在性能上有许多优点,麻纤维具有吸湿快干、透气滑爽与抗菌防螨的性能,毛类纤维具有回弹性好,保暖性佳等特点,蚕丝纤维具有轻柔、飘逸、色泽亮丽等优点。业内专家认为,充分利用好这几种天然纤维原料,既可提高纱线与面料的服用性能,又可规避当前棉制品激烈的市场竞争风险。


扩大功能纱线规模拓展赢利空间


众所周知,每年举办两次的中国国际纺织纱线展览会是反映市场的风向标,也是纺纱企业最看重的活动之一。记者曾在2018中国国际纺织纱线展览会中感受到,功能性、环保型新型纱线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也引起了众多消费者的兴趣,在市场中可以说是备受欢迎。


夏津仁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家专注做功能性、环保型新型纤维的纯纺及混纺特种纱线的企业。据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企业拥有军用抗菌天然汉麻、防紫外线、耐高温等近50多个品类的功能性纱线,30多项产品专利,年产各类功能性纱线1.56万吨。2019年企业会加大与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合作力度。


据了解,目前该公司的功能性、差别化纤维纱线占比已从过去的20%发展到80%,效益实现大幅增长,其中与安踏集团签订了独家供货协议,一年有100吨功能性纱线供货量,每吨纱的纯利润比普通纱线高出1万元。


对此,业内专家表示,积极使用各种新型化纤原料,扩大差别化、功能性纱线的生产规模,开发差异化功能性纱线是当前一个热点,因其与常规纱线比较有许多优点。随着人们对服饰各种功能性要求的不断提高,功能性纱线的市场需求量将越来越大,纺纱企业应抓住这个发展趋势,从生产常规纱线向生产功能性纱线转移,利用各种功能性纤维,扩大功能性纱线生产,也是调结构、增效益的一个重要举措。此外,专家认为,企业要想扩大利润空间,也可积极拓展家纺与装饰用纱线生产。


据了解,绍兴、海宁与杭州余杭等地区都有国内家用纺织品与装饰布专业市场与众多生产企业,需用大量的家纺与装饰布的用纱,但其用途与服饰用纱有一定区别,如家用纺织品主要是床上用品与各种巾类(毛巾、浴巾),对纱线的要求是柔软、抗菌、耐污染、易洗快干,而作装饰织物用纱,主要用于窗帘布、沙发布及车辆内装饰布等领域,要求纱线耐晒,对阳光辐射掩盖性好,且要阻燃抗污性能好。专家认为,纺纱企业可根据市场需求,逐渐转向生产家纺与装饰用纱,扩大生产规模,提高企业赢利空间。


淘汰落后产能应用新型纺纱技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进纺纱设备的投入使用无疑是企业实现转型升级的重要措施之一。近两年,各地纺纱企业迈向智能制造的步子不断加快,各地棉纺织产业集群也积极推进机器换人,实现技术改造。


湖北宜城天舒纺织有限公司日前完成了6万锭高档紧密纺生产线的安装调试工作。该项目购进全球领先的纺纱设备,投产后,公司棉纺产量将翻倍,实现纺纱、织布、服装加工一条龙,年产值有望突破18亿元。


湖北省石首市德永盛纺织有限公司的智能化纺织工业园目前引进了500多台先进设备。“总投资5.4亿元,核心设备为全球首台套应用,生产效率提高70%,人工节约4/5,年产各类纯棉赛络纺纱以及其它花式纱线5万吨,年产值12亿元以上。”湖北省石首市德永盛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锋表示,这是全球具有真正意义的数字化、智能化纺织生产样板工厂之一,两年内产能有望翻番,成为中国牛仔纱线生产的“隐形冠军”。


湖北金安纺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从技改中获益。截至目前,公司已形成环锭纺40万锭、气流纺2500头,纱锭规模位于全省同行业前列,实际开台规模居全省同行业第一。2018年实现实现利税7286万元,同比上升71.15%。“5年前,我们就着手淘汰原二分厂5万锭落后产能,投资5.3亿元实施了20万锭精梳紧密纺生产线建设项目,并于2018年3月全面投产。”公司董事长黄鑫凤介绍,经过20多项技改后,产品一等品率长期保持在99.9%以上。


除了淘汰落后产能外,积极应用新型纺纱技术也是纱线企业实现转型升级的有效途径。


日前,宁夏恒丰纺织集团的生产车间引进了清梳联生产线以及村田涡流纺纱机。据车间负责人介绍,涡流纺设备不仅可最大程度节省人力、电力、运维等成本,而且纺纱断头率很低,制成率高达99%以上。


此外,宁夏恒丰纺织集团还利用新型纤维——丽彩纤维成功开发生产出40支涡流纺R/JC/丽彩纤维纱线。丽彩纤维具有“速染环保,绚丽多彩”等特点,将其与普通纤维混纺,在织造时按序排列,可一次性染出麻灰、彩灰、段彩等效果。


业内专家表示,企业可以依托喷气涡流纺与转杯纺技术优势,扩大新型纺纱线生产比重。新型纺纱技术与环锭纺比较,具有生产工序短、生产效率高、用工省、能耗低等多方面优势。有条件的企业应在淘汰环锭纺落后产能的同时,积极采用喷气涡流纺等新技术,增加喷气涡流纺等新颖纱线产能且大幅度节约劳动用工,这是企业提高市场竞争力的一项重要措施。